对于创业者来说,这真是一个好的时代。William

Mucker Lab 坐落在 Santa Monica 主街的一条栋红色小砖楼里。虽然看着不起眼,这家孵化器的实力却不容小觑。在 2015 年全美孵化器加速器排名中,Mucker Lab 当仁不让的拿下第二名。而在过去两年的排名中一直稳稳位居前五。作为一个才成立 3 年多的孵化器,Mucker Lab 是怎么做到走出「硅滩」名誉美国的? 这次有幸和它的创始合伙人 William Hsu 聊一聊 Mucker Lab 背后的故事。

曾被自己创立的公司踢出局

和众多传奇的合伙人一样,William 在创立 Mucker Lab 之前的人生不可以说不精彩。1998 年斯坦福工程学院毕业,扑面而来的就是第一波互联网创业疯狂的热浪。在硅谷银行工作了 10 个月之后,年轻气盛的他立马辞职,着手创立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 BuildPoint,是一个帮助商业基建公司的竞标服务平台。作为创立者,他帮助 BuildPoint 融到了 5000 万美金,并且招募了近 250 个人的团队。而这时候互联网时代的泡沫破灭了。虽然平台上的用户数量庞大,但是 BuildPoint 却没有从这些用户身上赚到一毛钱。于是在 2000 年互联网危机的疾风骤雨下,BuildPoint 被收购。

「我被 VC 踢出了我自己创立的公司,收购之后他们雇了新的人来管理。」虽然公司这辆列车还在前行,William 却提前被送下了车。「我不会管理人,我不会发展公司,我不懂怎么处理不同人群的关系」。现在想起来,他对那时的状态依旧感慨颇深。「创造(Create a company)和发展公司(Build a company)真是两回事。」

 

*图为作者(左)与William Hsu

22 岁的他用了整整一年时间去接受这个打击。重新振作之后 William 花了两年在沃顿念完 MBA, 而后一头扎进了互联网行业在 Ebay 从零开始。Ebay 对他最大的吸引力在于「大部分互联网公司都破产了,而 Ebay 确一直在增长,我想知道是怎么回事。」而在这时,他也结识了他的上司 Erik Rannala, Mucker Lab 的另一个合伙人。Ebay 之后,William 相继在 Green Dot, Spot Runner 等公司工作过,尝试了各种不同的职位。在创立 Mucker Lab 之前,他的职位是 AT&T Interactive 的 SVP 和首席产品官,在 3 年内让 AT&T Interactive 的利润达到 10 亿美金,翻了整整一倍。但是正在事业顺风顺水的上升期时,他却选择辞了职。

「我问自己到底想要什么,成为 AT&T 的总裁?成为亿万富翁?这些好像对我来说都不是最大的吸引力。」在经历了从初创,A 轮,B 轮到上市的不同阶段公司的职场经验洗礼后,他内心的底气更足了,「我要帮助创造更多伟大的公司。」

「服务初创公司是很严肃的事」

于是他和 Eric 在 2011 年开始筹备 Mucker Lab,2012 年正式开始孵化第一批公司。比起 Y Combinator 几个合伙人每年收 2 百来个项目的大规模孵化,Mucker Lab 显得特别精耕细作:一期收 8-10 个项目,孵化周期长达一年。对于 William 来说并不是不想收更多的公司,但是两个人的团队,想要深入的帮助每个项目,就必须控制数量。对于 William 来说,服务初创公司是很严肃的事情。轻描淡写的服务很多团队,想从中数字概率中碰到一个明星公司,这样的做法无非就是赌博,对团队是不公平的。而 William 在团队孵化中是非常「get hand dirty」,只要团队有需要,他都能亲力亲为。「我帮团队搞过广告,写过公关稿,只要有需要,我都会帮忙。」

每天 Mucker Lab 都能收到超过 30 个团队申请。90% 的项目都会因为不够匹配而被删掉。10% 项目会得到面试,而极少数的幸运儿能真的被邀请入驻孵化。通常被选中的项目会获得 Mucker 约$21,000 的投资,但需要「交纳」比例不低的 6% 至 8% 的股份。在挑选项目时,William 并不太会被当下的行业热点所左右。「虽然投资有不同的潮流,但是每个不同行业的周期就大概 7 年,所以我们不能跟着趋势来投资,我们要在趋势前就找到好的项目。」

Mucker Lab 接收的是产品正处在概念阶段的创业团队,因为他们认为不同类别的项目发展途径不相同,自然也不能用同样的要求来衡量。举个例子,对于做 B2 B 的电子商务项目,如果项目的模式和想法不错,并且团队靠谱,Mucker Lab 就会接纳团队进来;但是如果你做的是硬件类项目或者消费品类项目,Mucker Lab 会希望至少先看到已经完成的产品原型。对于入孵的项目,William 非常专注于对创业项目的战略,运营和产品的指导和帮助。他规定了每一个创业团队必须在毕业达到了他所设定的里程碑:公司是已经可以提供一个可市场化的产品。他认为初创项目需要将所有注意力集中在项目本身上,一旦做好了产品,有清晰的运营和战略布局,获得融资就是顺其自然会发生的事情。这的理论在 Mucker 的实践中不断被证明是正确的:Mucker Lab 所有毕业的项目,都拿到了后续一轮的融资。

抓住洛杉矶的机会

谈到「硅滩」的创业环境,他把这今年洛杉矶创业环境的兴起解读为创业「民主化」的表现。「以前在洛杉矶,其实都有不错的创业环境。你看看 Idealab 和过去在.com 时代发展的公司就是了。但是除了传媒领域外,其他的领域都势均力敌,没有所谓的主流产业。」但跟硅谷不同的是,以前的创业者都是一些 30、40 岁的从业者或者连续创业者把持了创业信息和资源,作为一个 20 出头的年轻人想要创业,会遇到资源和信息很多的瓶颈。而这几年「硅滩」的兴起,这样的资源和信息壁垒都逐渐消除了。相比较硅谷的创业者而言,洛杉矶的创业者还是显得在创业教育上稍显稚嫩,可能计划书整体没有硅谷写得好,也可能讲故事不够煽动,但是这不能说没有好项目。而正是因为开始的不完美,才给了 Mucker Lab 去挑选,扶持好项目的空间。

正如之前 Mucker 另一位合伙人 Erik Rannala 下定决心离开硅谷光环转战洛杉矶时说的一样:「比起硅谷,洛杉矶有同样优秀的世界级创业公司(如 Snapchat, Myspace, Riot Game 等),最优秀的人才输出机构(Caltech, UCLA, USC 等),极具优势的产业生态圈(媒体,娱乐,医疗,科技等),急速增长的创业项目数量,但是融资额度和机会,却远远小于硅谷,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虽然认可洛杉矶的创业环境,Mucker Lab 还是非常积极的将自己原来在硅谷的资源和本地的项目连接起来。在它的 Demo Day 上,很多硅谷的投资人都受邀专程过来。而孵化器提供的 200 多人的导师资源也包含了众多在硅谷的高管和投资人。

谈到现在全球创业热情高涨,很多人都担心会再一次出现如 2000 年的互联网泡沫破灭的情况。William 承认了现在项目的估值确实疯狂,但是一次大崩盘的局面却很难再出现。在市场可能出现急转直下的情况下,创业者融资确实会变得困难,估值也会在泡沫之后趋于理性。对创业者来说,拿得钱少了就是意味着试错成本的增加,但绝不会抑制好项目的出现和发展。

undefined
张晨辰
洛杉矶创业平台普创联合创始人,运营总监。生在80后的尾巴,热衷在“硅滩” (洛杉矶创投圈)发掘各种创业项目与趋势。

© 2015 – 2016, 微能创投加速器. 版权所有.

微能创投加速器

发布者: 微能创投加速器

微能创投加速器致力于联合中国顶尖的众创空间合作伙伴,用标准化的全球成功实践打造中国最大的加速器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