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 Altman 受 FT 之约写了一篇文章谈论硅谷的成功模式:Why Silicon Valley Works

初创公司的自然状态就是走向死亡,大多数初创公司在早期阶段需要好多奇迹才能逃离这种命运。但是硅谷人际网络的密度和广度确实有时能够让初创公司欺骗死神。

硅谷能够运转,因为有很密集的人致力于创业,而他们倾向于相互帮助。其他技术中心也有这个特点,这也是 “Metcalfe 定律” 的一个例子:网络的效用与这个网络里的节点数的平方成正比。硅谷有比地方多得多的网络节点。

关于我们,一个最大的误解就是:你要想从这个网络里获取价值,你得事先拥有一些关系。很明显,你不用!如果你在创造一些好东西,自然有人来帮助你。通常你可以直接向你刚遇到的人求助,只要你不烦人,他们通常都不会介意。

我现在运营的 YC 就是给很多 start-up 一小笔资金和一大堆建议,我们每年都办两批。我们的网络有效的原因就在于它有很强的链接。初创公司的创始人通常与早期的投资人更紧密,而与之后的投资人没那么紧密。与自己一开始打拼的同伴是最铁的。因此,YC 里的创始人之间都很愿意相互扶持,有时候这种帮助就是去当顾客或去投资,有时就是推荐人,有时就是建议和投资联系,不过通常就只是精神支持。

我经常会问这些创始人们,在 YC 的经历中最让他们惊喜的是什么,通常的回答就是说:YC 在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一个 “meta-company”。是的,大约 700 个 YC 孵化的公司已经是独立的法人,不过这种链接是如此紧密,以至于所有公司都从相互帮助中获得了很多收益。大多创始人告诉我们,他们从其他创始人那里得到的帮助很多,超过了自己公司里的朋友、咨询师和投资人之和。他们大多在选择使用某个产品时,都愿意最先尝试用 YC 系公司的产品。

这就是我看到的未来--很多独立的公司自由地联结在一起。

我经常会问一个问题,怎样在其他地方复制硅谷的成功。大多数人意识到,创业公司的世界大大得益于网络效应,并且还认为几乎不可能在其他地方复制这种必要的网络密度。但是,我的经验却是:如果有几千个人和合理的资金,复制是可行的。

我想还需要其他两样:一片由最关心创业和技术的有抱负的人组成的区域,和对长期报酬的关注。大多数城市都有一个占主导地位的领域:纽约是金融,华盛顿是政治,洛杉矶是电影,旧金山是创业。如果创业排在第二位的话,那么要复制硅谷的环境就很难了。

在硅谷,关注长期收益也很重要。几乎每个人都想富有,但是他们都愿意等待。挥霍并不那么酷,没多少人开着法拉利,谈论自己的度假别墅。不象其他很多城市里的人,他们大多关心本年度的现金补偿,在硅谷,人们更多关注股权而非薪水(当然,我得假设他们能承担几乎失控的居住成本,这大概就是硅谷现在最大的败笔了)。要创建产生巨大影响的公司的关键在于,以短期的成本为代价来赚取长期利益--因为这样的公司要花很长时间。

文章来自:36kr

© 2016, 微能创投加速器. 版权所有.

微能创投加速器

发布者: 微能创投加速器

微能创投加速器致力于联合中国顶尖的众创空间合作伙伴,用标准化的全球成功实践打造中国最大的加速器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