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按:普利策奖也被称为普利策新闻奖,每年四月颁发,是1917年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根据传奇报业巨头约瑟夫·普利策的遗愿设立的,今年是普利策奖设立100周年。100年来普利策新闻奖已经成为世界新闻界的最高奖项,无数新闻从业者以拿到该奖项为荣。

最近人工智能(AI)这个概念在全世界着实火了一把,要不是Alphago在围棋比赛里赢了韩国选手李世石,在这之前,普通人可能根本不会关心人工智能。

毕竟人工智能离普通人的生活还太遥远。再者说在普通人印象里,似乎以现在的技术,人工智能还做不了太复杂的事情。比如写文章、画画、下棋这些事情肯定是要人来干的。就是学界的预测,也支持这一观点。之前牛津大学的一项报告就指出,新闻、广告、艺术等领域的从业者是最不可能被机器人取代的。

但事实似乎并非如此。

 人类被打脸了,但打脸刚刚开始 

5先前有阿尔法狗下围棋赢了李世石,大家纷纷惊呼人类智力被打脸。可是似乎打脸才刚开始。


AI-CD β是世界上首个在创意领域工作的机器人

4月1日,著名4A广告公司麦肯的第一位人工智能创意总监——AI-CD β已经在日本公司入职AI-CD β不仅是麦肯第一位机器人创意总监,也是世界首位机器人创意总监。AI-CD β将能够利用大数据和逻辑运算技术,通过标记、解构、分析十年以来日本电视广告以及获奖广告,对一些产品给出针对性的创意。

日本麦肯总裁Katagi表示,“我们对于AI-CD β在广告创意行业的前景抱有很大的热情,我们公司100%支持发展AI-CD β成为我们的新员工。”

而在新闻界,虽然各大媒体启用机器人做编辑的新闻着实火了一把,但在大多数人看来机器人的笔力尚浅,写四平八稳的消息稿尚可,但是真正要写拍案叫绝的深度文章,还为时尚早。


普利策奖是所有新闻人的最高奖项

但很多科学家就不这么看。在普利策奖设立100周年之际,知名“自然语言合成”专家克里斯·哈蒙德就指出:机器人将来肯定能够获得普利策奖,因为机器人能发现隐藏在数据背后的新闻,能够’未卜先知’,发现记者们发现不了的现象,比记者更敏锐。

实际上现在的技术发展已经能够让机器人写出生动流畅的新闻稿,而且效率要比那些需要猛喝咖啡才能写出稿子的记者要高得多。

之前日本公立函馆未来大学研究团队开发了一款人工智能程序,让它撰写小说,题目是《电脑写小说的那一天》。该团队将作品提交给一个文学竞赛评委会,并掩盖了作者机器人的身份。这部小说最终进入到了决赛,并获得了第二名的成绩。

美联社的负责人贾斯汀·梅耶称:“自从使用了人工智能编辑,我们现在能够为全世界4000家公司编写财务报告、新闻,而以前我们只能覆盖400家。”美联社是世界上第一家采用人工智能编辑的媒体。他坚称使用人工智能编辑做一些苦力活,是为了把记者们释放出来做更有价值的工作。

而深受人力资源困扰的互联网巨头雅虎公司也宣布今年将启动“连线服务”计划,用名为Word Smith的软件来生产新闻。该软件去年已经在雅虎对美国梦幻橄榄球联赛的报道中大放异彩,行文之间也不乏金句。雅虎称该软件的功能极为强大,未来将能够覆盖从讣告到影评等各种文章。

据悉Word Smith系统产出量极为惊人,仅去年一年就生产了15亿篇文章,但却只有50名员工参与工作。如果单从文章数量上来讲,这个软件已经完全超越了世界上最大的媒体——新闻集团的总出稿量。

该系统的发明者罗比·艾伦称Word Smith系统极为人性化,他们曾经把该系统写出来的文章交给专业作家评审。评审人员认为Word Smith的许多稿件甚至要比很多记者更富于思考,且文笔更好,更为易读。

汤森路透社也发表机器人写的文章,其负责人莱格·蔡称在双盲试验中,被测试者也都认为机器人写出来的文章更具有可读性。

 人工智能带来的惊艳,远不止于此! 

但是实际上人工智能的的最大好处还不是效率高,而在于更有针对性。美联社的梅耶认为现代新闻业蓬勃发展的近150年,所有的新闻都是写给最广大的读者看的,新闻业的目标受众从根本上来是笼统的大众。

但是人工智能很可能会为新闻业甚至是人类社会带来了颠覆性的创新例如人工智能编辑可以不仅仅针对股票市场发表评论,还能针对某一个特定的用户撰写理财报告。以往即便是股票市场整体向好,但是个人仍然可能赔钱。人工智能的意义就在于能够为个人量身定做理财方案。换句话说,理论上来讲,人工智能编辑能够根据每个用户的实际需求,为用户量身撰写新闻。

来自挪威的29岁的软件开发商拉斯·艾德尼斯认为每个人都有极为个性化的需求,即便是你最喜欢的刊物里也会有许多文章是你不喜欢或者说不需要的,但是对于人工智能编辑来讲,所有的文章都是为你量身选拔、定做的。这样你既可以从信息爆炸的困境中解脱出来,不再为每天筛选信息而烦恼,同时你又可以得到真正有价值的信息。

这个能力是不是很惊艳?但是如果仅止于此,那么人工智能还称不上是颠覆性的。

但是如果你问我人工智编辑未来都能做哪些工作?其实我也不知道,研究人员也不知道。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的大卫·卡斯维尔教授称研究人员现在在做的一个事情就是在寻找,到底什么是人类做不了,但是人工智能能够做的,其实也就是在开脑洞。

换句话说,只有你想不到,但人工智能很可能能做到。


人工智能领域一直有一个玩笑:下一个毕加索很可能是机器人

研究人员现有的任何一个设想都能称得上是颠覆性的。卡斯维尔举例称:“现在的新闻大多是描述性的,也就是说事件发生了,然后记者进行一番报道或者解读。这些新闻稿都是基于某一个事件的。但是人工智能可以做到更神奇的事情,人工智能可以把发生在全世界不同地方、不同时间且主角不同的事件联系起来,寻找其中的因果关系或者说相关关系,从而对事件作出更有深度的报道和预测。

这种功能才可以称得上是颠覆性。这种技术给我们带来的想象可以说是无限的。事实上这种技术已经不能简单的看作是新闻写作技术了,根本就是神技。

这并不是在写科幻小说,也不是神剧《疑犯追踪》里的桥段,而是真正发生在这个世界里的黑科技。


Predata通过数据监测对比,预测了巴黎恐怖袭击

例如美国创业公司Predata研发的“少数派报告”系统就能够实现这一功能。它每天可以跟踪、分析200个国家的50000份主题各异的视频,1000个不同的推特话题(百万条量级的微博),10000个维基页面,通过独有的技术、数据进行比对,发现其中隐藏的恐怖袭击威胁。该系统就曾经准确预报了巴黎恐怖袭击。

 获得普利策奖对人工智能来说只是一个起点 

自然语言专家哈蒙德认为机器人早晚能够得到普利策新闻奖,但是梅耶不这么认为。他说事实上机器人早就已经应该获此殊荣了,比尔·戴德曼因为在1988年对银行贷款业务中存在的种族歧视问题进行了报道,而获得了1989年度的普利策奖,其中很大一部分功劳就应该属于他的计算机。如果没有他的电脑,戴德曼很可能没有办法做出那么优秀的报道。(这篇报道非常依赖计算机的数据计算能力)

如果单纯看文章质量的话,未来人工智能机器人获普利策奖几乎是必然的。当然前提是评审委员会愿意把奖项授予一个机器人。

当然也有人并不赞同未来机器人能够获得普利策奖。例如汤森路透社的莱格·蔡就认为,在未来社会,一个机器人可能同时为50000个读者分别就同一个事件撰写新闻,这种极端个性化的新闻写作可能很难获得普利策奖。

事实上,对于人工智能来说,获得一个即便是普利策奖这样重要的奖项,也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意义。其真正的意义在事件的背后,如果说人工智能有一天能够获得普利策奖,那恰恰不意味着人类在智力层面被机械打败,而是意味着人类颠覆了自我,意味着人类文明走到了一个新起点。

对于人工智能能够给人类社会带来什么样的颠覆,我们拭目以待。

© 2016, 微能创投加速器. 版权所有.

微能创投加速器

发布者: 微能创投加速器

微能创投加速器致力于联合中国顶尖的众创空间合作伙伴,用标准化的全球成功实践打造中国最大的加速器网络。